您現在的位置:靜雅藝術網 >> 藝術金融 >> 瀏覽文章

當藝術遇上金融

作者:佚名 來源:英大金融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27日 【字體:

    藝術遇上金融,相伴前行卻又磕磕絆絆,雙方難言滿意。以西方市場經驗判斷,藝術金融能在獲得長期收益的同時,為藝術行業的發展提供重要支撐,但在我國還遠未實現。

  文 | 本刊編輯部

  6月下旬,股市瘋牛還是停下了它狂奔的腳步,A股市場隨即進入盤整期,不少投資者離場,紛紛尋找下一個投資洼地。于是,藝術品悄然走到鎂光燈下,被稱為是繼股市、樓市之后的第三大投資熱點,理由就是中國市場巨大的藝術品交易量和中產階級資產配置帶來的巨大潛力。

  《TEFAF2015全球藝術品市場報告》中的數據顯示,2014年全球藝術品市場總交易額創歷史新高,超過510億歐元,同比增長7%,按價值算,全球藝術品交易主要由美國(39%)、中國(22%)、英國(接近22%)三大藝術品市場主導。

  相遇容易相加難

  數據顯示,全球藝術品市場正在發生變化。不似20世紀80年代的大紅大紫,印象派和后印象派2014年受關注度有所下滑,在藝術品市場總交易額中的占比僅有12%,齊白石和莫奈的作品對這一板塊的總銷售額貢獻了26%。

  戰后和當代藝術成為絕對的主角,占所有藝術品市場總交易額的48%,該板塊雖然售出了超過45200位藝術家的作品,但總銷售額集中在一批為數甚少的藝術家身上,僅不到1%的藝術家能賣出超過100萬歐元的高價,90%的藝術家作品成交價低于5萬歐元。安迪·霍沃爾成為銷售額最高的藝術家,對這一板塊銷售額的貢獻超過8%,《貓王三重影》于2014年9月在佳士得拍出8190萬美元的高價。現代藝術品成為全球藝術品市場的第二大板塊,占比28%。

  盡管戰后和當代藝術是第一大板塊,但2014年成交價最高的作品卻是阿爾貝托·賈科梅蒂的青銅雕塑《二輪戰車》,2014年11月在蘇富比拍賣行紐約分行拍出1.01億美元。

  與22%的市場份額同樣亮眼的是2014年藝術品市場上的中國買家。中國女商人張蘭在佳士得拍賣行紐約分行以1050萬美元的價格拍得一件安迪·霍沃爾的作品,并以創紀錄的1860萬美元的價格拍下一件馬丁·基彭伯格的作品。傳媒大亨王中軍在紐約蘇富比拍賣行以6180萬美元拍下一件梵高的作品,有報道說這是中國收藏者在海外為西方藝術品支付的最高價。中國買家開始在海外顯現出更大的影響力。

  巨大的交易量數據和中國買家的亮眼表現,似乎都在暗示,中國的藝術品市場是一片藍海,金融資本介入后,定會擦出不一樣的火花。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藝術遇上金融,不是簡單地相加,而是兩個行業的激烈碰撞。藝術金融是以藝術品為標的開發出新的金融產品及相關衍生業務。國際上由政府支持的非營利性藝術銀行以及投資銀行的藝術銀行業務,投資藝術品組合的藝術基金,將擔保、按揭理念引入藝術品投資市場的藝術品按揭和藝術品抵押,保障藝術品安全的藝術保險,包括 2010年以來盛極一時、被國家監管部門緊急叫停的藝術品類份額化交易,都屬藝術金融的范疇。

  藝術市場:依然在等待

  面對這片“藍海”,圍觀的金融機構卻大多表示“水太深”。如此含蓄的措辭背后是對藝術品市場表現的疑慮,對藝術品投資的躊躇,也是對藝術品會成為繼股市和樓市之后第三大投資熱點這一判斷的不認同。

  浸淫藝術品市場多年的行家更能看清這背后的一切,巨大的交易量并不能說明藝術品市場的火熱,甚至難以輕易排除洗錢的可能。正所謂“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2015年春拍中國市場的表現,使得這骨感的現實越發“瘦骨嶙峋”。

  雅昌藝術市場監測中心不完全統計,截至6月31日,2015年春拍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成交額為244億元,同比下降27.2%,成交量同比下降40%,成交率同比下降12.89%。100萬元以上的作品數量同比2014年春拍也出現不同程度的下跌。

  雖有潘天壽的代表作《鷹石山花圖》拍至2.79億元,創造了潘天壽作品的世界紀錄,李可染的革命圣地山水巨制《井岡山》拍至1.265億元,但這兩幅過億作品對書畫市場提振作用有限,不少估價千萬元的作品流拍。油畫與當代藝術板塊的表現亦乏善可陳,除20世紀早期油畫表現平穩外,以劉小東、方力鈞為代表的當代油畫主力軍集體缺席,寫實油畫以及當代藝術均遭遇下滑,高價作品較少,年輕新銳藝術家往日銳氣難現,作品成交價格多偏低。

  從春拍的表現來看,在藝術品市場調整期,資金進入更為謹慎,多鎖定在精品,普通拍品需求減弱。中國嘉德公司董事總裁兼CEO胡妍妍評價當前的藝術品拍賣行情時說道:“我們依然要等待宏觀經濟的繁榮發展,為藝術市場注入活力。”

  多數藝術品還在裸奔

  藝術市場等待的不僅僅是宏觀經濟的繁榮發展,還有一份安全。

  據不完全統計,在全球范圍內,因藝術品失竊而造成的損失,每年都在50 億美元以上。就涉案金額而言,藝術品失竊僅次于販賣毒品和走私軍火。

  可惜的是,給藝術品投保的意識在我國并不強烈,甚至可以說是淡薄。

  2011年故宮失竊就是一個例證。當年5月故宮博物院發生盜竊,7件展品被盜,追回的金鏨花嵌鉆石手袋腰部有嚴重的變形,內部的鏡子已經破碎。這里我們且不談失竊物品的價值幾許,可這7件藏品總計僅31萬元的投保額實在令人瞠目。以故宮博物院的資深與專業,對藝術品投保尚如此敷衍,其他大多數藝術品收藏機構的態度恐怕不難想見,更遑論個人收藏者。

  收藏者投保意識不強,投保率自然極低,這使得按照大數定律運行的保險公司不敢接單,更沒有動力來發展針對藝術品的保險品種。于是乎,我國絕大多數藝術品還在裸奔中。

  這方面,西方的做法已日趨成熟,許多保險公司都有藝術品保險業務,如丘博保險集團、圣保羅旅行者保險公司等,安盛藝術品保險公司則專門提供藝術品保險與服務。

  如本文開頭提到,2014年全球藝術品交易額達510億歐元,中國占22%,按1%的費率計算,即使只有50%的藝術品投保,就有相應的5600萬歐元的市場規模,更不必說沒有在公開市場交易的藝術品了。

  我國也不是沒有看到藝術品保險的市場前景。在2010年年底,保監會與文化部聯合發布《關于保險業支持文化產業發展有關工作的通知》,確定了11個試點險種,其中就包括藝術品綜合保險。人保、太平洋(601099,股吧)財險、中信保為三家試點公司,試點經營期限為2年。而直至2011年8月,才有了國內保險第一單,中國人保財險北京分公司為總價值1.2億元的29件藝術品提供的從館藏、展覽到運輸各個環節的藝術品綜合保險保障。平安財險也曾推出過藝術品綜合保險,主要承保一些現代字畫、雕刻和瓷器,但對古書畫等非常珍貴的藝術品則要“特別約定”,這恰是需要承保的主對象。

  我國藝術保險產業鏈還不完整,國內的保險公司承保后還須借助國際再保險市場進行分保。藝術保險是一片藍海,但要在這海里徜徉,我國險企要做的還有很多。

  類份額化交易:反思瘋狂的2011

  提到藝術與金融擦出的火花,2011年天津文交所藝術品類份額化交易不得不說。

  當年1月,畫家白庚延的作品《黃河咆哮》和《燕塞秋》在天津文交所掛牌上市,標價分別為600萬元和500萬元,按份額交易模式,兩件作品被分別拆分成600萬份和500萬份,每份1元,門檻5萬元,T+0交易方式。上市之后,漲勢兇猛,每份價格一路漲至17.16元和17.07元。如此計算,《黃河咆哮》的價格已然過億,而《燕塞秋》也高達8500萬,兩幅作品平均每平方尺價格均超過80萬元。而在2010年3月,北京保利對白庚延《黃河畔》進行的無底價拍賣,每平方尺還不足126元,漲勢之猛、泡沫之大令人咋舌。同一時間,各地文交所迅速興起,大都上演著類似的劇情。

  最終,2011年11月11日,國務院下發《關于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切實防范金融風險的決定》(俗稱“38號文”),明確各地文交所開展的藝術品份額交易確系違規,屬叫停之列。此后中宣部、文化部、廣電總局、新聞出版總署又聯合下發《加強文化產權交易和藝術品交易管理的意見》(俗稱“49號文”),進一步督促各地方政府清理整頓當地文交所。

  進入2012年,國務院又接連發布《關于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切實防范金融風險的決定》和《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的實施意見》。此后半年內,全國大部分文交所都通過回購等方式,相繼退出藝術品份額化交易并轉型郵票、錢幣的投資以及其他業務。

  回顧這場瘋狂之舉,交易規則的多變及監管的缺位顯然是主因,而對藝術品類份額化交易方式,觀點也分成了兩面。一方認為,盡管后來被發文取締,但藝術品份額化交易卻將高冷的藝術品投資大眾化,普通民眾也可以通過買賣份額來參與藝術品投資。另一方則指出,藝術品不同于股票,價值評估與人們心理預期息息相關,升值與否不可預期,且流動性較差,切割成份額化交易會使得流動性進一步受阻,所以藝術品壓根就不該進行類似股票的份額化交易。

  或許,類份額化交易本身并沒有錯。要知道,在藝術品類份額化交易出現之初,一段時間內一直是被當作創新之舉來宣傳。瘋狂的背后究竟是哪兒出現了問題?

  在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看來,藝術品類份額化可以有,但文交所需要把控風險。天津文交所2011年的瘋狂是由于其交易傭金收入與交易頻次掛鉤,交易越頻繁則傭金收入越多,天津文交所活躍二級市場的企圖推高了藝術品的價格,釀成泡沫并最終破滅。

  基金信托:少安毋躁顧大局

  除卻藝術品類份額化交易,金融機構早已按捺不住,將資本運作的思維與方式運用到藝術行業。藝術基金及藝術信托就此產生,將投資者的資金聚集起來,交由專門的機構投資藝術品市場。

  西方藝術品投資基金的運作模式主要有三種:藝術品組合投資模式、藝術品對沖投資模式和藝術家信托投資模式。法國的熊皮基金和英國鐵路養老基金在這方面最具代表性。熊皮基金通過運作造就了梵高、畢加索等藝術家的藝術巔峰。

  2007年,民生銀行(600016,股吧)從銀監會獲準了中國第一個“藝術基金”牌照,于同年6月18日推出“非凡理財——藝術品投資計劃1號”,投資中國近現代書畫、中國當代藝術品和少量古代書畫作品,投資期限兩年,成為中國藝術品市場金融化的標志性事件。

  2009年,建設銀行(601939,股吧)聯合保利文化藝術有限公司以及中國國投信托有限公司推出了我國首個藝術品信托產品,即“國投信托·盛世寶藏1號保利藝術品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這一產品的發行吹響了國內信托機構進軍藝術品投資領域的號角,隨后,中國藝術品信托進入上升通道。在經歷2011年的高速發展后,發行規模達55億元。2013年,相關監管部門就藝術信托、藝術基金等不同形式的藝術金融探索,表達了對市場嚴控的觀點和態度,藝術信托陷入迷茫期,業內流傳,有30多億元的藝術品信托產品面臨到期兌付困難。數據顯示,2014年藝術品信托發行數量跌至個位數,總的發行規模不足10億元。

  藝術基金、藝術信托2~3年的封閉運行期,將金融機構急功近利的特性暴露無遺。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要實現藝術品價格的提升就免不了炒作的行為。這或許正是藝術在與金融的結合中遇到的主要問題。

  國外成熟的市場體系,封閉式藝術品投資基金運行時間一般在7~10年,甚至更長。藝術品投資回報比較合理的時間至少要10年,能有20年會更好。英國鐵路養老基金會最初規劃其藝術品投資計劃時,設定的銷售期就是25年,也有部分資金用于展覽和推廣藝術家、藝術品的價值。

  涉足藝術品投資服務的外資銀行也很注重推廣藝術品價值。如瑞銀的藝術銀行(Art Banking) 是一個成立30余年的收藏和顧客服務機構,其收藏系列包括錢幣、古董、傳統繪畫乃至當代藝術,不僅時常舉辦收藏作品展覽,還運用網絡策劃各種藝術展覽。

  所以,金融機構在發起藝術基金或藝術信托時,不妨將目光放得更為長遠一些,借助專業機構的力量,遴選有潛力的藝術家的作品,長期持有,既能得到投資回報,又培育了整個藝術品投資市場,何樂而不為呢?

  互聯網金融+藝術:改變來襲

  在一片互“聯網+”與金融混業的浪潮中,藝術行業也順勢改變著自己的商業模式。

  較為典型的是成立于2007年的英國Borro公司,它將互聯網、藝術品和奢侈品鑒定估值、典當和拍賣業務結合起來,創造了一種新的商業模式。急需用錢的客戶通過網站或電話提出典當申請,然后在線下將自己收藏的藝術品、珠寶等物品交給公司抵押,一般3天之內就可拿到貸款,貸款金額最高可達抵押物估價的70%。如果客戶沒有按時贖回,公司則會通過自己的拍賣網絡將物品以盡可能高的價格賣出,并將拍賣抵押物所得超過抵押金額的部分悉數返還給客戶。

  在國內,互聯網企業也在以不同的形式挖掘與藝術相關的業務,淘寶拍賣會頻道專門設有有藝術品一欄。7月26,淘寶網攜手博觀拍賣舉行《玲瓏美玉》名家精品無底價拍賣會,首次嘗試線上線下信息共享、同步拍賣,算是一大進步。

  新興藝術品電商也在蓬勃興起,涉及藝術品展覽、拍賣、交易、融資、理財等多項業務。據報道,目前藝術品電商的數量已達2000家左右。但網上藝術品交易如何保真并安全運輸成為潛在買家關心的話題。對比來看,Borro取得快速發展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其來自佳士得、蘇富比和博物館等一流機構的龐大的優秀鑒定估值師網絡,得以精通各個門類藝術品和奢侈品鑒定和估值。

  據英國Hiscox保險公司發布的2015藝術品在線交易報告顯示:2014年全球藝術品網上交易額從2013年的15.7億美元增加到26.4億美元,同比增長68%。據AMRC藝術市場研究中心估算,2014年中國藝術品網上交易額大約45億元人民幣。

  畫界網創始人郭玉在2012 年就提出中國畫廊的聯盟與移動化。她認為書畫市場潛藏著巨大的價值,需要搭建一個藝術市場綜合運營平臺,將藝術家、收藏者、評論者、畫商與市場充分融合。這個平臺的運營者需要具備豐富的管理經驗和一定的藝術素養,同時懂得如何借力互聯網開展藝術品經營。這樣,才能充分挖掘藝術品市場這一寶藏。

  從西方市場來看,藝術金融能夠助力藝術行業實現大的發展,金融也能從對藝術品的長期投資中獲益。然而,二者之間要想擦出無比絢爛的火花,我國眼下的藝術金融市場還需要雙方的包容、耐心以及高瞻遠矚的胸懷。

分享到:
Tags:中國藝術品市場

文章評論


克360直播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