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靜雅藝術網 >> 拍賣快訊 >> 瀏覽文章

安思遠珍藏留給藏家的思考:大藏家珍藏屢拍高價

作者:佚名 來源:本站原創 更新時間:2015年12月28日 【字體:

點擊瀏覽下一頁

  “明十七世紀黃花梨圈椅一套四張”(2015年紐約佳士得錦瑟華年——安思遠私人珍藏專場以968.5萬美元成交,創黃花梨家具同類品種的世界拍賣紀錄)

點擊瀏覽下一頁

安思遠位于曼哈頓第五大道的公寓珍藏

  朱浩云

  3月17日紐約當地時間18點,紐約著名的洛克菲勒中心3層藝廊舉行了“錦瑟華年——安思遠私人珍藏”晚場拍賣,最終該專場57件拍品,總成交額高達6110.75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81億元),成交率高達100%,創下了“白手套”佳績。其中成交價前10名的作品便囊括了4項世界拍賣紀錄:第一項為明17世紀黃花梨圈椅(一套),以968.5萬美元成交,刷新黃花梨家具的世界拍賣紀錄;第二項為尼泊爾13世紀鎏金銅觀音立像,以822.9萬美元成交,刷新尼泊爾雕像世界拍賣紀錄;第三項為西藏11-12世紀銅瑜伽士坐像,以486.9萬美元成交,刷新了西藏雕像的世界拍賣紀錄;第四項為印度朱羅王朝9世紀銅舞王濕婆承接恒河降凡像,以262.9萬美元成交,刷新了印度銅像的世界拍賣紀錄。

  世界頂級古董商的號召力

  安思遠(1929—2014年)是世界最著名古董商之一,早在1948年,安思遠就在一家經營陶瓷的古董店工作,在此得到經營亞洲藝術品的古董商貝尼的賞識,從中學習了中國陶瓷、家具和繪畫等鑒賞知識。就讀耶魯大學時,指導晚清書畫研究的王方宇為他起了中文名“安思遠”。王方宇不僅教安思遠中國藝術知識,還教他為人為商之道。而龐耐則給予安思遠資金和渠道支持,讓安思遠有更多機會去了解中國陶瓷、家具和繪畫以及日本、印度、泰國等亞洲藝術。應該講,王方宇、龐耐為安思遠日后成為世界頂級古董商打下了堅實基礎。

  1960年,安思遠和古董商詹姆斯高德合伙在紐約開了安思遠高德畫廊,經營英國家具、工藝品以及亞洲藝術品。1981年安思遠大膽購藏了1500件印度藝術品,其中半數很快出售,他也成為當時最具權威的國際亞洲藝術古董商。經過多年的鉆研與實際運作,他成為了收藏中國古代藝術品的專家,是美國及整個西方藝術界公認的最具眼光和品位的古董商兼收藏家。

  安思遠的中國藝術品收藏中,最著名的是碑帖和明清家具收藏,因其頗具建樹的明式家具收藏被稱為“明朝之王”。而真正讓安思遠聲名遠播的,要數其將收藏的北宋拓《淳化閣帖》六、七、八三卷及第四卷轉手上海博物館的故事。1994年至1995年,安思遠先后在紐約佳士得分別以89600美元和202500美元拍得《淳化閣帖》。1996年9月,安思遠攜北宋拓四卷《淳化閣帖》來到北京,在故宮博物院進行了展覽。啟功和國內專家對這四卷法帖進行了鑒定,一致認為是宋刻宋拓無疑。故宮博物院通過王立梅女士溝通,希望能夠促成其他文物交換,未果。2003年4月初,上海博物館邀請王立梅代表上海博物館與安思遠商談購買《淳化閣帖》一事,終以450萬美元成交。其實此前,美國大都會博物館、比利時博物館、日本的藏家等出價均不低于這個數。在安思遠看來:“《淳化閣帖》是中國的寶物,還是讓它回歸故里吧。”這才讓上博如愿以償。同時也讓安思遠聲名大震,收藏圈內無人不知。

  安思遠收藏的廣度和精度

  安思遠收藏涉足碑帖、書畫、木雕、瓷器、家具、文房用品等,其出版有《中國古家具》(1971年)、《中國近現代書畫1800-1950》(三卷本,1987年)等書,書中所藏的古家具、中國書畫、碑帖、文房等藝術品均屬館藏級文物,而出版的《中國近現代書畫1800-1950》(三卷本,1987年)可以看出安思遠對中國近現代的書畫也是情有獨鐘。1993年,紐約蘇富比就曾為他收藏的近現代書畫舉辦專場拍賣,其中不乏齊白石、傅抱石、徐悲鴻、張大千、潘天壽等人之作。在碑帖藏品中有《宋拓晉唐小楷》十一種(傳“越州石氏本”)、《淳化閣帖》最善本四卷、宋拓《懷仁〈圣教序〉》、宋拓《懷素草書〈千字文〉》、水拓本《瘞鶴銘》、明拓《天發神讖碑》、明拓《禮器碑》、未斷本《曹全碑》、舊拓《石鼓文》等。文物出版社1996年曾出版過《安思遠藏善本碑帖選》,安氏一生收藏的碑帖精品多在其中。尤值得一提的是,安思遠生前曾有選擇地將主要藏品捐給了紐約大都會、華盛頓賽克勒國立博物館、哈佛大學博物館、耶魯大學博物館4家博物館,由此可見他的典藏之精湛。佳士得副總裁Tina認為:“安思遠先生的離去確實意味著在美國——那個特定時代的收藏風格終結了。我認為在亞洲藝術領域,他是唯一一位收藏門類如此之廣的藝術品商人。他不僅是中國藝術品商人,也涉足日本、印度、柬埔寨、泰國及南亞藝術,并且都很深入。這種‘泛’收藏的時代可能已經過去了。”

  國際市場運作促拍賣成功

  近幾年,隨著世界藝術品拍賣日趨火爆,藝術品的流通正在加速,其中大藏家收藏的藏品很受各路藏家的青睞和追捧。在2003年中國嘉德拍賣會上推出了王世襄家藏“儷松居長物——王世襄、袁荃猷珍藏中國藝術品”專場,其中一把唐代古琴——“大圣遺音”被拍至891萬元。以后,嘉德又推出一把唐代“九霄環佩”古琴,據有關專家評價,此古琴珍貴程度不在王世襄的“大圣遺音”之下,但成交價只有346.5萬元,只及前一把古琴的三分之一。這顯然與大藏家王世襄有著直接關系。又如,國內市場上只要出現張大千、吳湖帆、龐萊臣、張蔥玉、王季遷、葉恭綽等著名大收藏家的藏品,價格往往會新高迭出。

  2014年紐約佳士得在獲得部分安思遠珍藏藝術品的拍賣授權之后,隆重推出 “錦瑟華年——安思遠私人珍藏展”,通過一系列宣傳舉措,隨后的拍賣吸引了來自24個國家的490名競拍者,但真正買到手的還是以華人居多,前10位的拍品中亞洲華人買家差不多占八成。除了極個別拍品,如漢代銅鎏金熊以285.3萬美元被英國大古董商艾斯肯拉尼買走,個別東南亞、日本的作品被其他地區人買走,絕大多數拍品均被中國藏家拿下。最為亮眼的當推中國藏家劉益謙,他不僅以352.5萬美元將明17世紀黃花梨畫案收入囊中,而且以486.9萬美元力挫群雄,拿下了西藏11-12世紀銅瑜伽士坐像或為帕當巴桑結尊者,該成交刷新了西藏雕像的世界拍賣紀錄。除此之外,本場拍賣還有三項紀錄被刷新。

  從上可見,安思遠生前在藏界就享有極高的聲譽,去世后他的藏品又備受藏家青睞。他對收藏事業的執著、敏銳的眼光、收藏的廣度和精度等等,都值得藏家去借鑒和學習。

  來源:美術報

文章評論


克360直播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