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靜雅藝術網 >> 拍賣快訊 >> 瀏覽文章

印象派為何引來中國買家頻頻出手

作者:佚名 來源:本站原創 更新時間:2015年12月30日 【字體:

點擊瀏覽下一頁

梵高的《雛菊與罌粟花》

  在中國藝術市場不斷回調的境況下,“印象派”悄然進入中國讓人始料未及。2015年11月香港佳士得,價超1 7億美元的莫迪利安尼名作《側臥的裸女》被龍美術館購藏的消息迅速登上各大媒體的頭條并刷爆朋友圈,一時間“中國富豪10億元購買西方繪畫”成為百度熱詞。

  來源:雅昌藝術網 作者:王歌

  一直以來,世界最貴藝術品非印象派及現代藝術莫屬。公開資料顯示,當今全球藝術品拍賣的最高紀錄為畢加索《阿爾及爾女人(O版)》,以1.8億美元成交;另有消息稱,高更的《你何時結婚》曾在2015年2月以3億美元私洽成功,成為全球真正最貴的藝術品。那么長期以來成為西方藝術界寵兒的畢加索、梵高、莫迪利安尼如何突然間引來中國買家頻頻出手?

  中國買家推動印象派熱潮

  最早傳出中國買家在拍賣會上購進印象派及現代畫作大概是2013年秋,大連萬達集團買下了兩張畢加索作品,最為稱道的是折合人民幣1.72億元的畢加索名畫《兩個小孩》,另一幅《戴帽女子》最終成交價格約合1700萬元人民幣。隨后,萬達集團又與2014年紐約佳士得春拍上以2700萬美元的價格拍走了莫奈的代表作之一《睡蓮》。同樣在2014紐約春拍,蘇富比印象派及現代藝術的負責人稱:“來自亞洲藏家購買的影響貫穿了整場拍賣會。”進入2014年11月秋拍,華誼兄弟董事長王中軍出大手筆買下文森。梵高的《雛菊與罌粟花》,一舉創下自1998年以來梵高作品最高拍賣成交價。至2015年春上,王中軍在紐約蘇富比的拍賣會上再次出手,以2990萬美元(含傭金約1.85億人民幣)拍下畢加索于1948年創作的油畫《盤發髻女子坐像》。熱情一旦燃起似乎難以住手。2015秋拍蘇富比陶博曼收藏專場,莫迪利安尼創作于1919年的《寶麗特·茹丹肖像》以4281萬美元成交,據悉為中國人購藏。緊接著的佳士得拍賣,該公司確認中國藏家劉益謙以超1.7億美元將莫迪利安尼《側臥的裸女》收歸己有。當然,中國買家對印象派的熱潮并不完全表現在高價爭奪上。蘇富比印象派主管表示,從普通的紙本藝術到高價的油畫,中國買家都表現出相當高的興趣。近年來內地適時引進了不少西方大師展,招致客流入住。上海做的畢加索、莫奈展甚至一票難求。據邦瀚斯亞洲區總監任天晉表示,現在倫敦、紐約的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拍場,亞洲的貢獻已經能夠占到總成交額的三分之一。

  佳士得印象派及現代藝術部高級總監Bertazzoni對雅昌藝術網說: 2013年夏成為一個明顯的轉折點,中國買家明顯增多。近幾年,印象派及現代藝術連連破紀錄,這其實就形成了一個良性循環。因為市場越好,就越有好的作品流入到市場上來,價格就會越來越高。所以我認為,印象派及當代藝術作品的市場價格應該會不斷攀升。畢加索的作品近幾年已經翻了10倍,但是目前已然有許多藝術大師作品的價格還處在相對合理的位置。”

  為什么買印象派?

  中國人為什么會突然在2013年開始賣印象派?Bertazzoni認為:這是一個潛移默化的過程。一方面和中國買家的積淀有關系,中國收藏的歷史并不是很久,印象派一直處于價格高位,且又是跨文化的東西。中國買家很難說一開始收藏就入手印象派。所以我們今天看到,很多介入印象派的中國買家都是有基礎的,之前他們已經購買了很多亞洲的藝術,有了一定的學習能力。現在便開始關注西方的藝術了。另外一方面也與國際拍行不遺余力地將印象派推入中國市場有關。

  藝術品投資顧問薩姆認為,印象派可以稱得上是當今最安全的藝術品投資門類。而中國買家學習得很快,他們之前沒有接觸到這方面的資源,而隨著國際拍行的推廣,加上新一代的藏家很多具有西方背景。他們也很快意識到這一點。“而和其他文化國家不同,中國買家似乎非常容易接受藝術投資這一理念,不像法國,你很難跟他們去推廣用藝術來投資,他們總是說藝術是激情。”

  1874年,雷諾阿創作的一幅小品《la loge》在第二年進入市場獲得了220法郎,到1912年法國的一個展銷會中,這幅作品以31200法郎易手,然而1989年5月佳士得將這幅作品拍出了1210萬美元。雖然這幅作品于1993年再次出現在市場時未能找到買家,卻在2008年2月現身在蘇富比上。來這類競拍的人群多是新貴,且來自全球各地,中東、俄羅斯及亞洲都有競拍者。最終這件作品以1480萬美元成交。顯然這幅作品自進入市場以來的軌跡充分印證了印象派確實具有極高投資屬性。“印象派自上世紀中葉進入市場以來,經歷了市場的起伏和泡沫打擊,但是最終還是回歸了其應有的價位。飽經市場歷練之后,使得今天的買家覺得印象派的‘安全性’更好。今天的藏家同時也都是投資者,購買印象派的背后一定有經濟利益的驅動,當然我應該排除少數博物館。”薩姆說。

  據蘇富比印象派總監觀察,“購買印象派及現代作品的中國買家非常多元化,從私人藏家、到企業、機構都有。”雖然買家們不約而同地青睞起西方藝術,但他們的購買意圖卻不盡一致。劉益謙在購買莫迪里安尼《側臥的裸女》之后即向媒體坦言,龍美術館至此進入收藏新紀元,展現出他希望通過印象派繪畫來補充館藏之不足,并表示日后還會繼續從美術館的角度考量,繼續購進系列的西方藝術大師作品。一些企業領袖往往帶有很強的戰略意圖,王中軍和王健林在拍場上的表現,已不是簡單地表現出對西方藝術的偏愛,更多的是出于企業國際化戰略的考量。王中軍在買下《雛菊與罌粟花》之后,已被外媒稱為中國傳媒大亨,而他自己則借此機會展開在好萊塢的一系列投資。王健林也在購買西方藝術品最活躍的時期,同時邁開收購北美、加拿大等地院線,同時進行海外房地產的投資。也許對于更多的私人投資者來說,印象派及現代藝術在他們看來已然成為國際硬通貨。“中國藝術品當然也不錯,但是印象派更加價高且國際認知度高。現在全球的流動性很強,你也不知道中國未來會發生什么,所以我現在購進西方藝術品主要就是看重其在全球范圍內的變現能力。”藏家宋先生如是說。在薩姆看來,中國很多人有對未來的不確定性或者是危機感。“所以你經常會發現一些富豪刻意在國外,甚至是好幾個國家配置一些資產,如存款、房產。所以印象派在他們看來是種‘移動起來很容易的金錢容器’,而且走到哪里想變現都很快。”

  印象派——早已不是藝術收藏那么簡單

  因長期做印象派,菲利普算得是這方面的資深人士——既做過畫商,也在佳士得、蘇富比履職。當記者問及為什么印象派一直是全球最貴的藝術品?又為什么那么多非西方文化的藏家,如日本、中國、俄羅斯買家會大舉進入印象派?本以為菲利普會說出一堆關于藝術史及印象派在美學方面的成就……卻不料他從自身一段經歷說開去:“我曾經試圖將一幅莫奈的畫賣給一個中東地區的君主,我來到他的宮殿,發現這里奢華無比。當我們面對面坐在大理石桌前時,透過窗戶可以感受到外面的溫度非常高,而室內的冷氣卻讓人發抖。我注意到就連地毯都用金粉度過。顯然,地下的石油讓眼前的這位先生富到足以輕視一切。他對我的態度也并不友好。整個賣畫過程我都在問我自己:‘我來這里干嘛呢?’這位富翁問道:‘這幅畫在拍賣中價值700萬美元?’從他快速地輕蔑一笑,我感覺到他的不信任。他或許認為自己正是某個騙局的受害者:‘為什么值這么多錢?’我回答:‘因為他是莫奈。莫奈是印象派中最有名的藝術家,而且這是一幅很棒的作品。’‘我不明白,我掛的這幅杰洛姆(Jean-Leon Gerome 19世紀法國學院派術家)只花了90萬美元,你看它每一個細小的人物都處理得那么生動。在我看來,杰洛姆比莫奈強多了,畫就應該是這么畫的。莫奈根本不知道怎么畫畫,畫面是烏涂的、筆觸是顫抖的,人物難看的要命!’這讓我下意識發覺到這位東方君主觸及到了印象派的本質。然而我并沒有從繪畫理論上正面去回答或者辯駁,而是拿價格事實來說話:‘杰羅姆是位大師,但是莫奈的作品市場價值更高,更受追捧。’我本想用馬拉美對印象派的解釋來反駁,但是我意識到這位君主來自一個毫不了解西方藝術文化背景的國度,還不如拿拍賣數據說更直接。最終他買下了這幅莫奈。我問自己,我干什么呢?為什么勸一個根本不需要、又不懂這幅畫的人去買莫奈?但我同時也意識到,我之所以這樣做只是因為他很有錢!非常有錢!”

  菲利普這一段自身經歷在闡述一個事實:從上世紀中葉,印象派繪畫就已不再是繪畫那么簡單了,它成為社會公認的財富象征、社會地位象征,還可以轉化為無以計數的美元符號。“如果說印象派起始還在尋找能讀懂、能欣賞它們的人,而現在無論是買賣雙方,目標都離不開經濟利益。我要去賣那幅莫奈給一個毫不欣賞他的東方人,因為他有錢,而這個東方人之所以會買一個他根本不認可的畫,因為在別人的眼中,那可以彰顯自己的地位。佳士得、蘇富比天生就是做銷售,只不過是拿藝術的語言包裝了一下而已。”菲利普說。“印象派之所以能一直占據市場的最高點,就是因為他不僅僅在視覺上吸引眼球,并且它早已和其他社會性捆綁在一起,成為一個符號,是資產、財富以及高等文化、美學的象征。”而正因為印象派在很大程度上象征意義更多,所以很多中國買家在買印象派的同時,正如上文提到的這位遠東的君主,其實也是希望以此來奠定自己的身份,提升自己在國際文化交流中的話語權。佳士得專家曾告訴記者,”以前一個客戶想出一百萬買一張畢加索的普通作品,對于普通作品來說升值潛力并不大。而這位客戶想要的僅僅是一幅畢加索掛在家中,起到的意義就是讓來訪者知道他也收藏印象派及現代藝術,為了面子又或許能幫助他談些生意。“而上升一個層面來看,印象派在西方被稱為High culture(高等文化),中國買家今天大舉進入印象派市場,對西方國家而言,也意味著中國,不僅僅是經濟,也是在文化藝術層面的崛起。

  所以總結起來,近兩年的印象派熱潮似乎是天時、地利、人和——首先中國人開始更多的接觸到了這方面的資源;又有沉淀了一定的藝術市場及收藏經驗;而無論是出于企業/個人形象、美術館又或者是資產配置的需要,印象派及現代藝術都恰巧成為了最理想的選擇。于是在近幾年開始爆發。據蘇富比、佳士得印象派的從業人員估計,現在還只是剛開始,至少在未來十年,中國買家介入印象派會越來越深。

分享到:
Tags:當代藝術,印象派

文章評論


克360直播在线观看